🐰🐰🐰

《心理罪》1-1

食用说明

  公费谈恋爱,没有逻辑没有文笔。纯粹小白瞎写,dbq别骂我。cp就农坤,其余是无意中写的。

  ooc永远是我的。


/1。

 

  灯红酒绿的夜晚,人们在尽情地麻痹自己,在充斥欲望间不断舞动自己的躯体,仿佛这样就能忘掉一切。在某个巷子里,少年看着歪斜着的身躯,扯了扯嘴角。

 

  ——“头,又有新案子了。”揉了揉一团糟的发型,——“是吗…叫上兄弟们,马上去案发现场。”“头,那你呢?”蓝色头发的少年一发问就被身边兄弟堵住了嘴,没回答就向着法医室走去。  

  “农农…?在忙吗,又有案子了。”声音清亮甚至染上了一丝撒娇的意思,站在解剖台面前的男孩回过了身,却像是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。下垂眼让男孩看的更像是受了委屈,加上些许的睡眠质量明显的不好,导致整个人看起来就特别的憔悴。

  见是队长,放下了戒心。:“是坤啊,我不忙。要出现场吗?”扬起了标志性的笑脸,蔡徐坤小心翼翼地斟酌着字句,突然就像是不会说话了:“那…那个…麻烦得出一下现场,这次的案子有点…嗯。”看到陈立农收拾起来东西了,就草草结束了话语,倚在门边看着认真收拾的陈立农。

  “喵~”接通了电话,——“头,到现场了,是等你们来还是…”“先把死者尸体弄好,顺带问问目击者,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。我马上就带着农农过来。”挂掉电话,陈立农也收整好站在蔡徐坤面前,说来也奇怪,不知道是不是少年喜欢喝牛奶,明明比蔡徐坤小几岁,却高出了很多,蔡徐坤都得微扬着头看他。

 

  上了车,陈立农先是发了问——“怎么回事?”蔡徐坤愣了神,“具体不太清楚,大概是一起肢解案。具体到现场黄明昊他们会说的。”听了也不再说话,一时间尴尬蔓延了车内。也乘着尴尬的时候,蔡徐坤能梳理一下自己现在乱到爆炸的大脑。

  ——nine是上个月刚组成的一个破案小组,专门破解一些疑难杂案之类的。也因为现如今社会进步,变态也随之增加,他们的工作可以说是该忙时候忙,不该忙时候也会忙。成员也是各个的精英,不过相处却意外融洽。也就他和陈立农关系稍微不太正常,他喜欢陈立农,大概就是陈立农刚搬到他家对面的时候。

  他自知自己是gay,这么些年来却因为学业工作,再加上从未遇见过那个自己的天使。欲望更是少之又少,却在看到陈立农的时候,这一切的平衡,瞬间瓦解。很爱笑的家伙,明明很可爱,却在某些瞬间又是那么危险迷人。他承认,他动了不该有的心思。谁知偏生那么巧,陈立农恰好也是这个nine的一员。他只得隐藏心思,虽然并不成功。

  :“坤,坤。”被声音唤回了神,偏头看看男孩,语气是不自知的无限的柔情——“怎…怎么了?”男孩看着手机里的内容,皱了皱眉,“刚刚丞丞给我发了现场照片,不过我看不出什么诶,能不能快点赶过去?”对于男孩的要求定是有求必应,即便不是在这种必要的情况之下。

 

  ——“头,你们来了啊。现场没人进出,目击者也问了,就是一对小情侣,来这种荒郊野外找刺激的。把这些尸块拼凑一下,应该是个女性,只是头不在现场,也没找到,所以暂时无法确定尸源。对了,在现场没有找到任何衣物,应该是肢解后抛尸,然后器官装在了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。”范丞丞歪了歪头,大概是对这个案子伤破脑筋吧。

  “带我去现场看一下,我需要带回去尸检。”陈立农的态度瞬间沉了下去,和蔡徐坤跟着范丞丞一起进了现场。尸体被还原的不错,是个24以上的少女,可惜年纪轻轻。并没有发生腐败等状态,尸检时候会更顺利些——“好,麻烦帮我保存好尸体,我要将它带回去尸检。”

  

回了法医室,麻溜穿上了衣服戴上了手套,像是无视了身旁的蔡徐坤。对台上的尸体,开始慢慢整弄起来,边研究边向队长汇报——“女性,不小于24岁,尸体并未出现腐败现象也没有出现尸斑,根据尸温和胃内食物残渣判断,大概于昨日深夜被杀然后肢解。也就是说,吃完饭没多久就被杀害了。”

  蔡徐坤对他的言论似乎充耳不闻,像着了魔一样看着陈立农,心里就接着感叹——操,世间怎么会有这么让人着迷的天使。又心一蛮横,管他妈谁谁谁,我喜欢就行。他几步上前勾住陈立农的脖子就是一阵吻,但因为未经历过任何感情之事,动作显得初学,十分生疏。

  ——陈立农先是愣了愣,随之却是笑了,唇角勾起来了一个完美的坏笑,又像是披着天使外皮的一个恶魔。看着现在正在搂着自己像是舔人一样的小猫咪,像是刻意,他弯下了一点腰,手轻轻扶着小猫咪的脑袋。舌头异常灵活的和他的舌头交缠,另一只手附在腰间。

  不知道是因为两人都不会换气,还是陈立农故意的。两人吻到快要缺氧才扯出一道银丝,因为陈立农弯腰的原因,两人就看着对方的正脸。陈立农倒是不在乎这些,轻轻弯了弯眉眼,蔡徐坤却像是被强迫的那个,满脸通红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陈立农甚至感觉,蔡徐坤好像下一秒都要把自己憋死了,心里叹了口气,

——“蔡先生,你打算…怎么和我解释呢?”

  “我…我…”蔡徐坤像是个犯错的小朋友,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。看着那双好看的唇瓣,起了坏心思,又轻轻碰了上去,只是这个吻很温柔,带着陈立农自己的味道,像是在品尝又像是在祝贺。

 

  ——“你什么也不用解释,就这样,我来就好。”一吻结束,看着眼前的美人,心里像是终得到了满足。蔡徐坤似乎心里舒服多了,果然啊——陈立农这家伙就是上帝派给他的天使。“好了坏蛋,刚才都不听我讲的,马上再给你复述一遍。”吻了吻爱人的眼角,就当对方才一切的交代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三島小柚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