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島小鈺

🖖
写文xxj 画手ddd

—— 《心理罪》1-2

食用说明

  公费谈恋爱,没有逻辑没有文笔。纯粹小白瞎写,dbq别骂我。cp就农坤,其余是无意中写的。

  ooc永远是我的。


前文可戳头像获取。


/2。

窗外的阳光,看着很不错。却因为一件案子,会议室内气氛压抑无比。

大屏上的尸块和现场的图,让这个阳光都染上了血色。——“受害者,女性,24岁以上,164。是死后分尸,真正死亡原因,窒息致死。吃完晚饭后2个小时左右,遭杀害。尸体身上没有打击伤,并在胃内发现药物痕迹,怀疑吃下了安眠药。由此推断,应该是情杀或是仇杀,当然不排除激情杀人。不过,死者处女膜完整,看来并未遭受到性侵。”

现场一阵压抑,直至队长起身——“所以…各位出外勤的,给一些现有线索?”朱正廷拿笔有节奏地敲着桌子,王子异皱紧了眉,“报告,我和范丞丞到周边仅有的几家人走了一圈。均没有说是家人失踪这种事,所以死者应该是周边城市的人。”小鬼扬了扬下巴。

——“队长,我申请在周边城市发起尸源认领。或许会更快得到结果。”林彦俊的手指头轻叩了叩桌子,看着蔡徐坤。“好,那麻烦农农说一下,尸体是否有发现什么特征?”

“ok,”接过了队长的话,屏幕切成了下一张图片,“这是我在尸体左手手腕处发现的一块类似烫伤痕迹,以及我发现她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个常年带戒指形成的一个印子,应该是已婚或是订婚了。所以我又有了个假设,或许是谋财害命。”

——“好,那这样的话,林彦俊尤长靖你们俩去那个地方的周边城市,发起尸体认领。黄明昊和范丞丞还有朱正廷到案发现场周边人家再问一圈,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讯。王子异和小鬼,再去一趟案发现场,看看有没有漏下什么线索或者是证据。陈立农和我到那段公路上看看,查一下监控。”

“Yes,sir!”

人走的差不多了,陈立农轻吻了吻美人的眼角,——“走吧,我开车,你再想一想案件。”“好!!~”美人的眼神柔情婉转,带着明显的满足。

“农农,你认为死者是在室内还是室外…?”观望着窗外的景,皱皱眉头,像是苦恼于这个问题。——“这个我暂时也不确定,不过死者脚底很干净,没有泥土,判断应是在家被杀。以及凶手可能具有一点点的法医专业知识,尸块被分的很完整,切口很齐,应该是使用的专业工具。或许这变态还有点强迫症。”

到了派出所,监控并未拍下什么有用的东西,两人决定到周边到处看看。丛林不大,但很容易走迷路,——“坤,跟紧了。我闻到有血腥味,很有可能就是现场遗失的那颗头颅。”

“喵~”铃声的响起让蔡徐坤走了一会的神,接完了电话却看见陈立农呆立在那,——“农农怎么了?他们说确认尸源了,是S市一个白领女孩,的确已经结了婚,前天晚上死者一夜未归,丈夫就直接报了案。”

一过去,顺着陈立农的眼光,往上看,却看见了一颗头颅,血液已经干涸。死者的长发枯燥,被吊在了树枝上,眼神里尽是惊慌。——“你…想要告诉我什么呢?”陈立农盯着女孩的头颅,皱紧了眉头。

会议室内的气氛似乎轻松了不少,毕竟确定了尸源,下面就很好查了。门被推开了,陈立农带着厚厚一堆的资料,跟着蔡徐坤走了进来。

——“头。”“好了好了,先坐下,各自一个一个汇报一下状况。”

林彦俊拿着教鞭,站在屏幕前指了指上面一个笑得灿烂的女子——“死者就是她,齐悦,27岁,某公司的经济组小组长。和丈夫生活美满,基本不会吵架。性格温柔,只是偶尔会很吝啬加上虚荣,再加上人比较内向,所以朋友比较少。因为一贯比丈夫晚回家,所以当晚丈夫并未太在意,第二天开始慌了,打电话不通,于是就报了案。我和尤长靖审问了一下,确认排除丈夫是嫌疑人。”然后回了座位。

“周边居民都表示深夜似乎听见了车子发动的声音,所以确认了,凶手运载尸体的工具是车。”朱正廷撑着桌子,看着蔡徐坤,似乎期待着他今天对于公路上的线索有何收获。陈立农凑近了耳旁,——“看来明天要一个一个排查了。”

王子异按了手上的东西,屏幕切换成了现场图。——“我和王琳凯在现场发现了部分浅显的脚印,由此分析凶手为男,74公斤,185以上。”

揉了揉眉心,蔡徐坤站了起来“那今天先这样,大家就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开始加班,尽可能48小时之内破案,不要引起公众恐慌。”

下了班,太阳也下了山。

最后评论收获本人生平第一辆——。

评论(1)
热度(6)
返回顶部
©三島小鈺 | Powered by LOFTER